首页 > > 落叶记

落叶记

落叶记--开文语录推荐:, 因为是寄回家,还没打开用,用的时候以后再评论。希望好用。

落叶记_经典美文-

  这是入冬以来,又一个晴朗的日子。薄薄的阳光照在身上,有种随遇而安的暖。徽州路上的银杏,在走过寒露、霜降、立冬、小雪这些节气后,呈现出一种让人惊叹的美。

  

  一树树银杏,一夜之间全都换上了明黄之裳。那灿烂柔软的色彩,连连叠叠铺天盖地。冷风骤起,一片片落叶,霎时纷纷扬扬,一地都是纯粹的金黄——真是落叶满城啊!那些在公交站牌下等车的路人,身影婆娑,一眼望去,仿如站在中世纪的欧洲画廊里。一年里,在一株高大的银杏树身上,我们能够看见浅绿、碧绿、苍绿、浅黄、褐黄、金黄等诸多色彩的变幻,或温暖明媚,或浓郁端庄,是光阴的叙事长诗,而每到初冬,更是银杏永恒的黄金时代。

  

  而法梧、意杨的落叶就迟缓得多。今天落几片,明天落几片,若天气不冷,没有风雪寒流,怕是要慢悠悠地一直落到深冬。石榴、晚樱则不同了,昨天还是数树深红浅黄,一夜过后,便是落叶满地,等清晨再看枝头,已是山明水净,一派萧索和寂静。

  

  春日看花,秋天赏叶。一年里,春花最为繁盛,秋叶最是斑斓,这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视觉盛宴,最能滋养精神。人和植物一样,离不开阳光雨露,需要接地气。一个人,需要凭借植物的芬芳静气,来感应四季,抚慰内心。比如在我有限的生命里,如果不是这一树树银杏、晚樱、石榴,我如何能知,落叶也是一场流年盛事。很多事犹如天气,慢慢热,或渐渐冷,等惊悟,已过一季。更有一些美虽年年如是,却由于个人认知的局限,终究显得片面浅薄。在这里,我想说说乌桕——

  

  每年霜降过后,是乌桕最美的季节。每天经过园子,会遇见几棵乌桕,它们一到秋天所焕发出来的那种美感,没人绕得过去。那一树的姹紫嫣红,一旦遇见,注定要痴痴爱上的——去年秋天,我单是对着这一树红叶兀自抒情。但今年秋后,突然发现乌桕之美,不仅仅只此,它还有更诗意的一面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等我遇见。这时候,秋一寸寸渐深,满树红叶,日渐萧疏了去,人的心绪也随着红消翠减,渐至暗淡。就在前些天,当我的目光再次留连于树梢,突然看见空落落的枝头,炸裂出千万簇洁白的籽粒,那银光闪闪的白,点缀于风霜凛凛的瘦枝上,如同落过一场雪。细看,仿佛朵朵白梅一夜初开,贴在蓝幽幽的天幕下,风雅如明清小品,有着简静至极的美。

  

  我静静立在树下,仰头看了许久。感觉这场景也似曾相识。想起小时候,老家门前池塘边,有棵老乌桕树。树身斜倚水上,树下一排排石埠,我的奶奶,左邻右舍的婶娘,每天都在此洗晒日常,从春到秋,日复一日。乌桕叶

  

  也是一年年绿了又红,红了又落,有的落在塘埂上,有的漂在水面。那时候的我,尚不懂秋去冬来,光阴流转之快,只记得一到冬天,当我出门上学或黄昏归来,远远就能望见那一树如花白籽,高擎在池塘一角,尽管寒风瑟瑟,却是经冬不凋——这一幕,郁达夫在《江南的冬景》曾写过:“江南的地质丰腴而润泽,所以含得住热气,养得住植物;因而长江一带,芦花可以到冬至而不败……像钱塘江两岸的乌桕树,则红叶落后,还有雪白的桕子着在枝头,一点一丛,用照相机照将出来,可以乱梅花之真。”

  

  人在江南,适合读《西洲曲》,里面有“忆梅下西洲,折梅寄江北”,有“采莲南塘秋,莲花过人头”,更有这句“日暮伯劳飞,风吹乌臼树”。全是白描写实的句子,直白朴素,秋水一般澄明。特别读到“日暮伯劳飞,风吹乌桕树”之际,一种岁月忽晚,天地苍茫的感觉,向心而生——读诗,也许就是读一份亘古情怀。

  

  袁枚《随园诗话》有言:眼前欲说之语,往往被人先说。余冬月山行,见桕子离离,误认梅蕊;将欲赋诗,偶读江岷山太守诗云:“偶看桕子梢头白,疑是江梅小着花。”杭堇浦诗云:“千林乌桕都离壳,便作梅花一路看。”是此景被人说矣。

  

  确实如此。我们眼里的万物,多是前人先知先觉过的美。人之一生何其匆匆,而美与风雅,却是无限永恒的存在,不过,我们在探寻或偶遇的过程中,只要做到与万物相知相惜,便是与万物同在,与万物知音,与万物同走一段美好的旅程了。


今日推荐语录:

1、买了机子是寄回家的,家人说不错,自动加热打出的豆浆很好喝!

2、座椅很好,现在还用不到。宝宝小先用的提篮,上车就醒的宝宝放到提篮里一会儿就睡了,太?了

3、用了,感觉还行,吸出挺多的,也不知道是什么!发货快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复制网址 打印 收藏
0